杀死那只壁虎

请叫我泥土老师

【打点滴的树】

鬼琳鬼 be预警 没有逻辑 私设如狗 小学生流水账
错别字多担待 我的世界我做主 不许骂我我会伤心


        高二那年,十七岁的王琳凯,即将登上飞往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飞机。王琳凯坐在副驾驶,右手托着下巴,脸向外,车窗外的一切都与王琳凯相遇,分别。车流拥挤的时刻红灯总比平常多了几十秒,有幸眼前这棵打着点滴的树被王琳凯多注视了几秒,“树木营养液”刚刚看清楚上面的字,打着点滴的树便毫不留情面的向后退。王琳凯收回视线目视前方,余光里,左边是自家的司机,一丝不苟的开着车,不敢多停留一秒,生怕这流逝的一秒挡了这位少爷通往似锦前程的路,似乎所有人都很清楚王琳凯的将来,甚至比王琳凯清楚。

       王琳凯的父亲大学间为了修实践学分参加了一个创业培训,无意写的创业计划书,上交后项目竟鬼使神差的批了下来,他拿着国家补贴的一万块钱启动资金和发放下来的十万贷款开始创业,第一年便还上了贷款并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毕业后王琳凯的父亲便有了自己的公司。王琳凯母亲则是某知名经贸大学研究生,她在某次商业谈判中来到了王琳凯父亲的公司,于是王琳凯的父母相遇了。

        王琳凯的父母所谓是双剑合璧,王琳凯名字中的“琳”取得最为满意,像玉一样贵重的东西,是两个优秀的人的结晶,是父母心尖的宝贝。出生在这种优越的家庭,王琳凯从小便懂得自己应该干什么,成绩优异的他把学习看作是一种任务,讨父母欢心的任务,满足父母虚荣心的任务,而完成任务的王琳凯得到的也只是父母变质的爱。父母把他的前程安排的妥妥当当,王琳凯也如父母愿考上了斯坦福大学。今天是王琳凯只身前往美国的日子,而把他当作心尖上宝贝的父母却因为工作实在脱不开身,王琳凯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从小到大也都是一个人,这次也不例外,识大体的一个人离开谁也不用送。

        今天王琳凯穿了一件黑白竖条纹的衬衫,下摆整齐的扎进裤子中,精致的皮带浮在王琳凯腰际。王琳凯留着清爽的短发,额前的刘海稍长,微微盖眼,自带冰山气场,拒人于千里之外。王琳凯头也不回的登上了飞机,身后也没有什么值得他去留念的。他来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找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打开面前的视频播放器戴上耳机,耳机里播放的是一首美国街头黑人文化的hiphop歌曲,似乎与王琳凯的世界格格不入,但这才是王琳凯内心渴望的真正的世界。他所度过的十七年都不是属于自己,那十七年王琳凯心甘情愿的接受自己成为父母操控的木偶,连思想上都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

        飞机遇到了强气流,一个巨大的颠簸,王琳凯抬起了头,迎接他的却是刺眼的白光,王琳凯睁不开眼睛,周边的气温逐渐升高,白光灼在身上,他的额头出了紧密的薄汗,细碎的头发粘在上面。直到白光将他全部吞噬。

       “凯凯呀,妈妈知道你是好孩子...”王琳凯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凯凯?是在叫自己吗?不是的,妈妈都是叫我小琳的,妈妈最喜欢那个字,眼前的光影重合又交错,像相机的镜头在对焦,终于一个清晰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出租车里的女人对窗外的男孩说:“凯凯,你喜欢跳舞妈妈是支持的,你爸爸他.......他也是支持你的,他只是嘴上不说,凯凯一个人在外一定照顾好自己。”出租车缓缓离开,一直低着头的男孩将手缩进袖子里,风一样的速度袖子的衣服布料结实的摩擦过眼角,又迅速放下。男孩其实不喜欢哭,又喜欢哭。他讨厌那件被称之为“哭”的事情,但他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小男孩,真情的流露总是勾着他晶莹的泪花。“哭”这件事情如果能换一个酷一点名字,那这个男孩应该就没有那么排斥它了,毕竟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酷盖,一头脏辫束在后脑勺,衣服穿很宽松,步子也迈很大,当然现在也是如此。

       王琳凯看着不远处这个除了脸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男孩,回想起飞机上吞噬他的白光,他从裤兜掏出手机长按开机键,男孩转身向屋内走去,王琳凯来不及思考快步上前,“凯凯?”“我叫小鬼。”前一秒还无精打采嘟着嘴的男孩,当对上这张和自己一摸一样的脸时瞬间爆炸,“哎呦!厉害了!这什么情况,你怎么和鬼哥我长得一样帅!厉害了!哎你怎么比我高啊,我不服!”被这一长串的问候搞的不知所措,王琳凯佯装自己是外地游客迷了路问男孩能不能借宿。小鬼也依着这俗套的理由:“真不巧我也是人生地不熟,妈妈为方便我上学租的房子别嫌弃。”

        王琳凯随小鬼进了屋,客厅和一个卧室外加一个不大的厨房,他看到了墙上的电子日历又看了一眼手机,也就是手机上的年份比电子日历快了三年,其他没有一丝不妥。王琳凯也大概明白了眼前这个男孩比自己矮上一头,大概三年前的自己也是这么高吧。小鬼踢掉球鞋蹬上拖鞋,一手拽下绑着脏辫的皮筋,招呼着王琳凯坐下,王琳凯坐在沙发上视线跟着小鬼游走。小鬼放慢速度在王琳凯面前停了下来:“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你要在我这里待多久,交房租吗?”小鬼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琳凯,王琳凯没有作答。“那你总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吧,你要是还不说我就给你起了啊,你是在外面流浪吧,那就叫你小刘吧,其实小浪也可以,兄弟你觉得呢?兄弟能不能说句话?”“王琳凯,我叫王琳凯。”小鬼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瞬间又炸毛了:“开什么玩笑,我叫王琳凯,你也叫王琳凯?你这人很奇怪诶,跟我长得一样帅就算了,名字还跟我一样?”王琳凯就看着小鬼像按了播放键一样说个不停,“那这样咱们就谁都不叫王琳凯,你可以叫我小鬼,看在你长得比我高的份上我就勉强叫你一声大哥吧,我叫你哥可不是怕你的意思,你要是欺负我我就把你按在地上打!”,王琳凯被他逗笑了“知道了,小鬼。”小鬼也冲着王琳凯傻笑,笑的停不下来。

       中午王琳凯带小鬼去吃饭,出租车停在了商业街,王琳凯领着小鬼进了一家高档西餐厅,小鬼拽着王琳凯胳膊凑上去:“哥~你还挺有钱的嘛!”小鬼与面前的牛排较着劲,刀子与盘子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王琳凯把自己切好的牛排换给小鬼,并把给小鬼点的牛奶向前推了推。吃完饭,王琳凯去买生活必须品,好像真的要在此长住一样,小鬼也刚刚搬来没多久,生活用品也不全,他吵着要王琳凯都买双人份,也不管自己有没有。他们在商场闲逛,突然看到一家万斯店里吵吵嚷嚷很是热闹,小鬼拉着王琳凯就往里冲,刚好赶上万斯和漫威联名合作款发售,小鬼兴奋的试穿心心念念的蜘蛛侠扭头问王琳凯自己酷不酷,王琳凯一边应答一边去收银台结账。从商场出来,小鬼右手挽着王琳凯,左手甩着自己的新鞋,他停下脚步,把王琳凯拽向自己,踮脚在王琳凯右脸印上一个吻:“哥,你真好~”。王琳凯低着头又有刘海掩护,他瞪大的双眼没有被察觉,耳边也响起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相比于眼睛心脏就可以更加肆无忌惮,一声接着一声,越发有力越发清晰。如果说眼睛可以说谎,那心跳是绝对不会骗人的,当对眼前人心动时,无论怎样克制,那种感觉都不会停下。

       晚上回到家,两个人把今天购买的所有双人份用品摆放好,小鬼洗完澡钻进了被窝,王琳凯出来的时候小鬼已经沉沉睡去,他看着小鬼的睡颜,安静美好,心跳又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响起,他给了小鬼一个轻轻的吻,背对背睡去,虽是背对背,却能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小鬼得到吻之后睡的更甜了。

       小鬼的学校开学了,虽是舞蹈学院,但对文化课也要求十分严格,数学什么的对于小鬼这样机灵的孩子只要稍稍动一下脑便能掌握,可英语是真的难倒小鬼了。在小鬼心里,英语成绩好的永远是衣服整洁梳马尾的女同学,自己只能对英语避而远之。王琳凯知道小鬼的烦恼之后天天拉着小鬼背英语,晚上在床上睡觉前,王琳凯会问小鬼英语单词的拼写,回答对了会有奖励,一个来自于王琳凯的吻,小鬼却缠着王琳凯问“ghost”的拼写,王琳凯回答之后,小鬼还要强迫他接受来自自己的奖励,王琳凯又对眼前这个甜的要命小孩心动一百次。

       这天清晨小鬼还缩在王琳凯怀里,开学之后难得的休假,今天王琳凯说好带小鬼出去玩,“叮”王琳凯的手机收到一条未知号码信息“尊敬的王琳凯先生,您的体验时间已不足一天,请提前做好准备。”王琳凯放下手机,把小鬼抱的更紧了一些:“小鬼,起床吗,哥哥带你出去玩。”小鬼的头在王琳凯胸口蹭了蹭发出小奶音:“嗯,去哪呀?”。王琳凯起床穿上了他来时的那件竖条纹,他带小鬼去了那条商业街,点了牛排和牛奶,把切好的牛排端过去,把牛奶向小鬼推了推,他带小鬼看了他想了好久的电影,小鬼还是像往常一样,说的停不下来,笑的停不下来。王琳凯停下脚步,低头给了小鬼一个吻,小鬼害羞的捂起了脸:“哥,你干嘛!”,王琳凯牵着小鬼的手,就这样走。

       出租车停在了家门口,小鬼先下了车,蹦蹦跳跳往里跑,他回头看到王琳凯没有下车,“小鬼,照顾好自己。”出租车开走了,小鬼站在原地,他这次哭的很大声,他这次不想掩饰,他爱的人离他远去。王琳凯看着窗外,小鬼离他越来越远,就像那棵打着点滴的树,王琳凯才刚刚看清小鬼,刚刚看清自己的心,他却不得不离他远去。
王琳凯醒来,耳机里的黑人街头歌曲还在放,他擦了眼角的泪。下了飞机手机开机,“叮”未知号码信息“哥,我要把你按在地上打。”